副省长出庭“民告官”的底气从何来
2016-04-11 21:26:00
  • 0
  • 7
  • 29
  • 0

副省长出庭“民告官”的底气从何来

老海

 

这个时候,南方和北方的桃花都已粉装上了枝头。

就在这个中午,我在广东南海路边和几个大网站上也看到了人间盛开的桃花。

网上新闻里,贵州一位副省长今日上午站到了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庭的被告席上,应诉一起由高速征地规划引发的“民告官”官司。报道说,这是贵州境内第一次有副省级官员代表省政府出庭应诉。如报道属实,实为可喜。假若媒体通稿的内容全部属实,那还有个难能可贺的,上午开庭的同时,有多家中央驻黔及省、市级媒体都在现场跟踪报道此案。

曾几何时,“民告官”案件都是在“静悄悄”中审理,然后在“静悄悄”中了结,诉讼的输赢只在一纸裁决书里,在仅仅止于诉讼双方当事人的、非常有限的知情权里。社会面很难得以知情,既不知开庭审理其情其况,也不知最终宣判孰输孰赢,更难知晓个中的曲曲折折与是是非非。今天,贵州这起案件一反我们此前所认知、所记忆的这类案件的“常态”,全面开放案件开庭质证的社会面知情权,归位审判庭的法律本色,将我们所熟悉的“民告官”案件本不该发生的“常态”扫入历史的灰烬,从真正意义上把人民审判庭还给人民。

最可喜可贺的,还是政府与公民间的征地纠纷案件第一次“被进入”了真正意义里的审判庭。我在此处加上双引号,仅是为了帮助回忆另外一个的我们曾经非常熟悉的带双引号的“被”,别无他义。“此情此景”的此类案件,曾几何时,当事的公民或已早早“被精神病”了,根本没有任何权利和机会出现在审判庭的原告席上。

相比那些年“被精神病”的案件,贵州此案折射出来的显然是贵州省政府依法治省的影子,是公民在宪法层面获得来自政府公权尊重的信号。公民的尊严有很多层面,对贵州这名村民而已,他从此案获得的当是最法律内涵的尊严。因为,公权对公民的尊重才是最带幸福感的。

无疑,贵州省政府派出副省长出庭跟“民告官”的公民当庭对质、对辩是需要底气的。因为,只要是官司就意味着可能败诉。若败诉,贵州省政府的权利颜值和权利尊严怎办?

从审判庭开放媒体“围观权”这点可知,贵州省政府已经在公权的权威与公民的尊严间作出了向后者倾斜的选择。这样的底气,自然无需法院部门“暗箱”配合来做“风箱”,也无需作为代表出庭的领导特别有才有智来做“丹田”,因为它纯粹来自公民对政府公权的常态信任,及政府公权对公民充分尊重的一种养成。

尽管姗姗来迟,尽管有若北方桃花似的才刚刚粉装初上枝头,这都算是中国法治进程途上的一朵夺眼桃花。虽然现在只见一朵,而且还有显落寞孤寡,但它的出现仍然具有一种不可阻挡的力量,催动花香鸟语的春天之力。可以想象,三五月内是不可能出现天下大效的,但在三五年后,我们或许就能看到了“一路桃花催人笑”。

老海       2016-04-11(阴阴湿湿的春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