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禁摩”网舆里被严重忽视的危机信号
2016-04-07 00:32:55
  • 0
  • 23
  • 360
  • 0

深圳“禁摩”事件里被严重忽视的弱话题

老海

近日,一场运动式的“禁摩限电”席卷深圳大街小巷。来自深圳警方的数据显示,这轮整治行动已有17975辆电动车被查扣,874人被拘留。

整治行动被报道到网上后,民舆一时沸起,“禁摩”行动立马升级成全民深议的热点事件,深圳交警被推上网舆的浪尖谷底,快递行业和电动车生产行业也因受“禁摩”波及而被刮进这场舆情风暴里。

然而,一个本该出现在这场网舆风暴中心地带的话题至今都未见影子。浏览过好几家大网站的相关舆文,也都没发现有那么只字片语去轻轻淡淡的及上一及。偶偶的,有个别网舆在某个不打眼段落的不打眼字句的话锋里隐隐约约的往那个话题的方向辐射一下。遗憾的是,也就一下而已。反正原本就打算让它在不打眼段落里的不打眼字句里歇的,干脆就连几下都省去。

不能否认,也有富二代和白领族备上一二辆电动车在休闲时间骑上一骑,但真正使用和喜爱电动车的或者说真正普及并真的在依赖电动车作为生活或生存交通工具的,其实还是城市底层那个群体。这个群体很庞大,快递员也在其中。

遗憾的是,在“禁摩”相关网舆里,快递员总是被视为快递行业的生产链链子而不是被视为底层群体的弱势一员来说事。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看到的相关网舆都是在探讨快递行业的生存现状和未来出路,而不是探讨城市底层群体的生存现状和未来出路。

在被深圳“禁摩”行动波及的民生面里,快递行业的生存是个民生问题,电动车生产行业的生存是个民生问题,以快递员为群体成员之一的底层群体的生存没理由不是民生问题,可网舆偏偏“漏”掉了这个与普罗大众息息相关的民生。

不可否定的是,在整个事件里最该被关注、被关怀、被探讨其生存出路的,怎么轮也轮不到社会资源占有额及支配额明显占优占强的快递行业和电动车生产行业,怎么轮也都该是越来越被城市边缘化的城市底层群体。

这么一个本不可忽视的本该聚焦全社会视角的话题,偏偏就被我们的网舆“遗漏”了。为何?事出何因?

应当说,这个“遗漏”是严重的,它本身就是个不能被忽略、被淡化的事件。因为,没人相信“遗漏”事件的性质是事出网舆空间之不能,而不是事出网舆价值导向之没有。

如果说四年多前的小悦悦事件折射出来的是那么十几二十人对个别社会个体的人性冷漠和道德沦丧,那么这个四月里的深圳“禁摩”事件折射出来的就是我们全社会对社会整体的人性冷漠和道德沦陷。

这也是个危机事件。还更是个危机信号。如果一个社会的舆论导向总是趋强去弱,去轰轰烈烈的关注强势群体的生存出路,而将弱势群体的喜怒哀乐视如路人甲乙丙,那么这个社会也就是个不会痛也不会痒的“冷血体”,它的神经触角正在退化或已经钝化,它的目光正在白内障,它的道德底线也正在失陷最后一道篱笆。一言之,这个社会的信仰取向已经被全人类所崇尚、追求的价值观边缘化。

不是吗,在这场深圳“禁摩”引发的沸沸汤汤不可止的社会网舆里,弱势群体的生存问题已不幸沦为被全社会遗忘的弱话题。

 

老海   2016-04-06   (阴阴湿湿的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