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万违规检察宴请费里有待深查的猫腻
2016-03-28 15:30:39
  • 0
  • 0
  • 19
  • 0

480万违规检察宴请费里有待深查的猫腻

老海

违规就是违规,就是从内到外都是错,彻头彻尾的错。

作为百姓看案,就不能光看到宴费高达480万的触目惊心,还要看到那480万里的每一分钱所析透出来的居然仍敢在八项规定之后顶风作案的那股疯狂趋腐趋败的官员心态,及由之折射出来的十八大后依然明令难降的腐败总量。看清了这些,就不难看出中央顶层设计的必要性及其有多重要了。

当然,将国家财政下拨作专款专用的办案经费挪为专供领导个人吃吃喝喝也是个看点;还有,整个6人党组领导就如一篮烂苹果无一可用也是个看点。可是,还有一些看点是需要动用初小学生的加减乘除法才能看得清的。

为干部职工发放的24.8万元旅游费用就不用加减乘除了,饭堂接待费及酒家接待费也都可放下不计,只要算一算用于购买大量高档烟酒茶的近300万元,百姓看案可就真的百思不解了。

新闻显示,案件查录的腐败期间是从2013年1月到2015年6月,总共30个月。近300万的烟酒茶购买费除以30,得来的等数就是将近等于10。换言之,整个6人领导班子每月要挥霍十万元的烟酒茶钱。再往下除以每月(均以30天计算)的天数,等数就是3333元。也就是说,清城区检察院领导班子那6个人每天都要消耗3333元烟酒茶。

恰不巧,本人正是个地地道道的茶客、烟鬼,偶尔也客串社会面的大小酒场,对时下的烟酒茶的价格也算有多少认识,可以说上几句有关烟茶酒的话。

既然新闻说的是烟酒茶费,现在就可以把他们6人每天拿去财物报销的3333元的烟酒茶购买费一分为三,一千元买烟,一千元买酒,一千元买茶。新闻案情又说是高档烟酒茶,那就假设他们每天拿一千元去买一支飞天茅台酒,或三支每支三百左右的名酒,那他们6人为什么每天都要消费这么多酒?是送礼,是消费还是提回家去自用?还是另有猫腻?

他们每天还拿一千元去买高档茶叶。喝茶的都知道,一个人每天泡茶耗掉的茶叶是多少。假设他们要喝每斤一万元的大红袍,一千元就只能买一两茶叶,但这一两茶叶他们一天也喝不完,除非他们是去办公室喝茶而非上班。估计他们也不敢买上万一斤的茶,顶多只敢买三千一斤或一千一斤的茶叶,太贵了他们多少也要提防党的鞭子。人如果是三千或一千一斤,那他们每天就要喝掉三两到一斤的茶叶,按常人的茶耗量,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既然是不可能,那就有理由怀疑他们是在买茶送礼,或拿虚开茶叶发票来报销,套取公款入私囊。

烟的名堂里,高档烟就是一千元一条的天价烟,或四五百元一条的。若是天价烟,一千元就是一条。若说三五百的,一千元就是三四条。假设财务账单的每天的买烟费都用于买烟,都用于他们6人自己抽,他们每人每天的抽烟量就得将近两包到六包,这可能吗?就算这帮贪虫烟量超大成为可能,当年南京有个房产局官员就是因为一包天价烟摆在会议上的台面上而丢了乌纱帽,他们整整抽了两年半都没丢官,这说明他们6人是非常幸运的,也说明清城区检察院的检察官对自己领导每天叼在嘴边的天价烟要么是熟视无睹,要么是无限包容。

财务报销账单里的烟酒茶是怎么回事?是他们挪用公款买来只供自己吃喝还是用来送礼?如果是送礼,他们每天都送给谁?是什么逼得他们每天都要送礼?还是他们另有不便或不敢启口的隐情?如果他们不是每天而是经常有上万元一顿的不得不接待的高消费接待无法直接入账报销,不得不假借烟酒茶的名堂虚开发票充单报销,那就该查实他们究竟接待的是什么人,什么来头,是何方神仙敢如此海喝山吃而大颜不惭一点?

烟酒茶的来龙去脉细查了,才能弄清楚个中的猫腻和非猫腻,才能由点到面去洞悉官员腐败的心理原因有多少类型、党内腐败的机制源头有哪些,才可支招给中央的顶层设计,支招给党风宣传教育和反腐机制设计。

仅仅就案办案,把他们6人简单处理了事,那就白白浪费了党内资源。某种意义上,他们也是一面镜子,可以找出党风反腐建设及党内防腐机制设计的失败细节来。问题是,我们要不要镜子?要不要这面镜子?要如何去要?

 

老海    2016-03-28   (再也无人骂娘的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